COP26最终达成《格拉斯哥气候公约》

2021年11月15日
文章来源:商道纵横
昨日,在格拉斯哥进行了两周的会谈后,来自全球197 个国家的外交官达成了《格拉斯哥气候公约》(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原文件),同意加大对碳减排的承诺,逐步减少一些化…

昨日,在格拉斯哥进行了两周的会谈后,来自全球197 个国家的外交官达成了《格拉斯哥气候公约》(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原文件),同意加大对碳减排的承诺,逐步减少一些化石燃料的使用,并增加对处于气候变化前线的贫穷国家的援助。

一字改动 艰难达成公约签署

11月12日,在协议表决程序启动时,由于印度环境气候部部长亚达夫对于其中有关减排的条款措辞提出异议,原定于当日闭幕的COP26会议当即被延迟了一天,即将达成的协议也一度濒临流产。

是什么样的措辞改动能够有如此大的争议呢?亚达夫提议将有关削减煤炭能源使用的措辞由“逐步淘汰”(phase out)改为“逐步减少”(phase down)。

虽只有一词之变,其含义却相差甚远。

这意味着协议中对减少化石燃料使用的承诺被淡化了许多。对此,各国表现出不同的态度。其中中国、美国等国对此提议表示支持,而欧盟、英国、瑞士以及一些太平洋岛国的代表则反对修改文本。经过延时一天的讨论,为推动行动共识,会议主席英国内阁大臣夏尔马同意修改了文本,最终在13日敲下木槌,含泪宣布了各国正式签署《格拉斯哥气候公约》。

尽管围绕煤炭的措辞有所弱化,但实际上这是联合国气候大会首次明确提及化石能源。绿色和平运动组织的执行董事詹妮弗·摩根指出“他们改变了一个词,但他们无法改变本次缔约方会议发出的信号,即‘煤炭时代走向终结’的信号,这很重要。”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九月的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上习主席已经明确提出,中国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且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表明了中国在减少煤炭能源消耗上的立场和决心。

格拉斯哥气候公约》首页

核心成果: 维持1.5℃的可能性

最终签订的《格拉斯哥气候公约》主要分为八个部分,暨:格拉斯哥气候

  1. 科学发现与气候问题的急迫性(science and urgency);
  2. 气候变化适应行动(adaption);
  3. 适应行动资金问题(adaption finance);
  4. 减缓气候变化(mitigation);
  5. 资金、科技转让和能力建设问题(Finance, technology transfer and capacity-building);
  6. 损失和损害(loss and damage);
  7. 执行机制(implementation);
  8. 合作机制(collaboration);

协议的核心成果是让维持1.5℃的可能性“活了下来”(keep 1.5 ℃ alive),这也是2015年《巴黎协定》中防止人类遭受灾难性气候变化所规定的底线。

气候援助资金应增加一倍

除了前文提到最具戏剧性的削减煤炭能源使用的议题,谈判围绕的主要议题还有关于“发达国家向贫困国家援助资金”的问题。本次会议第二周初始,各方就以“适应和损失损害”为主题,做出了相应的融资承诺助力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化。《公约》要求发达国家尽早实现为发展中国家每年提供1000亿美金气候资金支持的承诺,并将该承诺延续至2025年。另外,还提出资助在理论上应该减缓、适应均分,至少要将援助资金的在2019年的基础上增加一倍等。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报告,2019年用于发展中国家的减排和气候适应的融资仅有796亿美元,这一数字距离发达国家所承诺的1000亿美元还是相差甚远。

此外,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的最新报告,预计到2030年,仅发展中国家的适应总成本将达到每年1400-3000亿美元,到2050年将达到每年2800-5000亿美元。这表明,发展中国家预估所需的适应资金与发达国家承诺的资助金额差距将会越来越大。

全球碳交易市场框架规则获批

缔约方在这次会议中批准了建立全球碳市场框架的规则。六年来,各方就关于市场和非市场的碳交易方法,特别是跨境的碳交易、透明度要求等进行了一系列曲折的谈判,其中包括大量《巴黎协定》未敲定的技术细节,比如分歧最大的第六条:如何通过相互合作来减少排放,终于在这次会议上达成一致。

《巴黎协定》第六条的设想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困难或减排成本高昂的国家,可以从减排量已经超过其承诺减排量的国家手中,购买减排信用额度。如果这一条款实施合理,则买卖双方将获得双赢,但如果规则设定不合理,则不仅将出现重复计算,还将增加全球碳排放。

中国COP26代表团团长、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在会后表示,“我们既要强调维护环境的完整性,避免重复计算,同时又要基于规则,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所以整个谈判进程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基于公平、基于规则、基于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尽管其机制暂时仍不完善,但其为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碳交易市场铺垫了一个重要的基础。

更新减排目标及相关行动倡议

在占全球排放量 80% 的 G20 国家中,只有 6 个国家正式提高减排目标。但有报告指出,包括美国在内的 6 个 G20 国家从未实现其旧目标,其他国家是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韩国和墨西哥。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COP26上警告,各国的计划将导致全球气温在世纪末升高2.7摄氏度,远高于《巴黎协定》的控温目标。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有科学意见认为,综合签署协议的国家做出的减排承诺,还远远不够将气候变暖控制在1.5℃之内。

会上还决定,埃及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将分别主办COP27和COP28,所有国家将在明年在埃及重返谈判桌,重新审视他们的计划,并阐述他们减排的决心。

在正式《公约》之外,此次大会还签署了一系列行动倡议,包括能源转型、停止毁林、减少甲烷排放、发展清洁交通等众多倡议。另外,COP26主办国推动的包括停止毁林、减排甲烷、退煤等在内的重点领域多个多边承诺,其中部分国家先行一步,同样也是本次大会的成果之一。

历时2周的COP26大会以《格拉斯哥气候公约》的签署落下帷幕。综合整个《格拉斯哥气候公约》的内容,就像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所评价的,《格拉斯哥气候公约》“是一个重要的步骤”、但也“是一种妥协”,“反映了当今世界的利益、矛盾和政治意愿状况”。但从实际意义上,它不仅明确了未来对于化石能源使用限制的趋势,它提出的各项措施也会对各个国家的社会、企业以及个体生活产生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对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来说,制定科学气候适应的战略规划则显得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