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保去年提供绿色保险超23万亿元,新能源车险成行业新宠

2022年7月18日
文章来源:财经网
近年来,以“环境、社会、公司治理”为内涵的ESG已成为保险行业热词,与发展绿色金融、实现“双碳”目标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完美契合。7月12日,中国人保举办“服务碳达…

近年来,以“环境、社会、公司治理”为内涵的ESG已成为保险行业热词,与发展绿色金融、实现“双碳”目标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完美契合。7月12日,中国人保举办“服务碳达峰碳中和”发布会,并发布《中国人保集团服务碳达峰碳中和战略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21年,中国人保在服务生态文明建设、绿色低碳发展领域共提供风险保障超23万亿元。

不止人保,随着“绿色金融”概念向保险行业全面渗透,上市险企纷纷踏上ESG旅程。2021年,中国平安的环境类可持续保险保费规模达445.7亿元,中国人寿新增绿色投资规模超过500亿元。

而作为保险业服务“双碳”目标、助力绿色交通的重要手段,新能源车险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325亿元。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陈佳对财经网金融指出,险企追求ESG理念、发展绿色保险具有战略价值,保险在当前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应用,更具有其他金融行业不具备的特殊意义。

 

ESG成行业热词,险企发力绿色金融

《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人保在服务生态文明建设、绿色低碳发展领域共提供风险保障超23万亿元;累计为绿色能源项目提供1.6万亿元风险保障,其中,为大型发电类央企风电项目提供6871亿元风险保障,为光伏项目提供5372亿元风险保障,为水电项目提供3806亿元风险保障。

此外,还创新开发了固碳增汇、生态保护等领域保险产品。例如,在福建南平落地林业碳汇价格保险,探索出“林业碳汇+林业保险”绿色金融新模式;服务低碳建筑与低碳交通,在青岛签发“减碳保”建筑节能保险保单。

除开拓保险产品外,在投资方面,中国人保也发起设立绿色金融产品12只,产品规模213.83亿元。设立“双碳”主题资管产品,发展险贷联合、险债联合等“绿色保险+”产品服务,签发碳排放权抵押贷款保证保险。

事实上不止人保,财经网金融了解到,ESG、绿色金融等概念正在向保险行业全面渗透。

今年6月,银保监会印发《银行业保险业绿色金融指引》,引导银行业保险业发展绿色金融,提到将ESG纳入风险管理体系,积极服务兼具环境和社会效益的各类经济活动,助力污染防治攻坚,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

在监管部门的引导推动下,上市险企率先承担起了相应责任,并主动披露ESG报告。

据披露,截至2021年年底,中国平安的环境类可持续保险保费规模达445.7亿元;中国太保则为全国6000多家企业提供超过96亿元的环境污染风险保障,承保水力发电保额超500亿元,光伏领域保额近1000亿元,并参与全部海上风电项目保障;新华保险则开发了多款符合保险资金投资原则的行业优选产品,涉及低碳新经济、科技创新、优势化工、智能汽车、互联网传媒等多个领域。

正在冲刺港股IPO的阳光保险也在招股书中披露,公司形成了7大类绿色保险产品供给体系,涵盖环境污染风险保障类、绿色资源风险保障类、绿色产业风险保障类、绿色交通保障类、环境友好行为保障类等。

一端是产品开发,一端是绿色投资。据悉,中国太保累计绿色投资约233亿元,自2018年以来,累计发行绿色相关债权和股权投资计划近150亿元;中国人寿累计绿色投资规模超过3000亿元,其中,去年新增绿色投资规模超过500亿元;中国平安的绿色投融资规模近2245.8亿元。同时,中国平安表示还将排查并逐步减少或退出在煤炭采掘及火力发电等棕色资产方面的投资。

据业内数据,截至2021年末,保险资金通过债券、股票、资管产品等方式投向碳中和、碳达峰和绿色发展相关产业账面余额超过1万亿元。

去年保费超300亿,新能源车险成主力

在诸多绿色保险产品中,值得一提的是新能源车险的供给。

“双碳目标”的全球语境下,能源转型成为更加紧迫的议题,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新型能源体系逐步构建,新能源汽车也成了新的时代宠儿。

据公安部统计,截至今年6月末,我国新能源车保有量突破1001万辆,上半年新注册登记新能源车220.9万辆,同比增长100.26%,创历史新高。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也提出,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占新车销量比例应达到20%,然而这一目标在今年4月就已提前实现。

作为保险业服务“双碳”目标、助力绿色交通的重要手段,新能源车险市场规模也随着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提升不断扩大,直观的表现是新能源汽车保费规模持续创新高。

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为784万辆,保费规模325亿元,每万量折合年保费0.41亿元,每辆折合年保费4100元,预计到2025年保费规模可达1543亿元,2030年将达12790亿元。

中国CFO百人论坛理事、高级经济师邓之东对财经网金融表示,以新旧动能转换、促进产业升级为核心,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替代是必然趋势。同时,新能源专属车险政策出台,扩大了保障范围,明确了免责情形,充分考虑了折旧率,新增了多项专属附加险,也为行业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邓之东指出,当前新能源车险行业刚刚起步,还处在早期探索阶段,有足够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是一片亟待开发和完善的蓝海。

陈佳则对财经网金融表示,新能源车险发展前景之广阔,国内数据已足够亮眼;而在国际市场上,新能源汽车最大的主导国已经从以前的欧美日“三足鼎立”,转换为中美两家独大。

“众所周知,全球最强险企都在欧美,因此随着欧洲在新能源领域的政策和落地方面逐渐落后,欧洲空余出来的险企龙头真空,就给了国内新能源险企足够的发展机会,这是除开我们新能源车险上下游产业链的比较优势之外,另一个非常核心的原因。”陈佳说。

“新能源车险就像一座亟待挖掘的金矿。”这几乎已成为业内共识,但不可忽视的是,在为保险市场带来增量的同时,新能源汽车也给业内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仍待优化理赔流程、降低承保成本

财经网金融了解到,由于行业运营的特殊性,新能源汽车承保风险较为突出。

中再产险的数据显示,无论是赔付率、出险频率还是案均赔款,新能源汽车的车损险数据均高于传统汽车,三者险方面,新能源汽车的整体赔付率水平也要高于传统汽车。客观上,这会限制部分保险公司开展相关业务的意愿。

此外陈佳指出,科技创新衍生了很多新的科技伦理道德问题,这是传统险企的道德规范以及保险行业监管部分所不曾经历的。例如,当无人驾驶新能源车逐步推广,一旦出现事故该如何定损如何理赔,是个目前尚无先例的领域。

“假设险企不加强追求ESG理念的意识,很可能会出现大面积向消费者卸责。目前新能源车险的‘理赔难’正是这一潜在问题的一幕掠影。监管层未雨绸缪,在包括新能源车险等一系列难题尚未成为核心问题之前就强化解决方案的微观布局,对广大消费者、相关险企以及行业监管都是幸事。”陈佳说。

另一难点在于新能源车险的保单定价。邓之东告诉财经网金融,由于新能源车险行业发展起步晚,财务数据模型尚未有效建立,折旧率、维修费、出险率等关键指标参数呈动态变化,与传统燃油车在风险结构、风险成本上大不相同,无法直接参照。当前,新能源车险赔付率普遍超过85%,行业面临较大承保和经营压力,涨价会失去市场和客户,也是无奈之举。

除上述问题外,陈佳还指出,新能源车险业务数据接口的广泛性、准确度;产品研发的科学性、盈利度;车险企业的行业分布结构合理性;车险竞争的充分度与合规性,都有可能成为某个新能源车险企业发展的掣肘。

但问题也意味着机遇,谁能在新能源车险的诸多痛点中有所突破,谁就能获得此轮保险增量市场红利的更大份额,已有险企主动迈开了探索的步伐。

据了解,近日,中再集团旗下子公司中再产险发布了再保险行业首个新能源汽车定价风控模型。通过对6000多万条行业保险数据、340多万条车机动态数据进行大数据挖掘和机器学习,采用前沿精算和人工智能神经网络方法训练融合而成,有助于精准识别并管控车辆风险,降低业务赔付率。

“新能源车业险作为新兴产品,需要相当规模的投资和长时间摸索打磨,投资风险、经营性风险和市场竞争导致的风险要充分评估,设计出投保和理赔更匹配的创新性车险产品,充分结合出行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降低承保成本,优化理赔流程,提供优质服务。”邓之东指出,上市险企布局新能源车险业务具有天然优势,将为企业开辟新的业务板块,丰富企业产品服务体系,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增强企业的市场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