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力向2050碳循环经济之路迈进 《中国石油绿色低碳发展行动计划3.0》摘编

2022年6月6日
文章来源:中国石油报
中国石油制订《中国石油绿色低碳发展行动计划3.0》(简称《行动计划3.0》),积极致力于从油气供应商向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型,按照“清洁替代、战略接替、绿色转型”三…

中国石油制订《中国石油绿色低碳发展行动计划3.0》(简称《行动计划3.0》),积极致力于从油气供应商向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型,按照“清洁替代、战略接替、绿色转型”三步走总体部署,实施绿色企业建设引领者行动、清洁低碳能源贡献者行动、碳循环经济先行者行动,力争2025年左右实现碳达峰,2035年外供绿色零碳能源超过自身消耗的化石能源,2050年左右实现“近零”排放,为中国碳达峰、碳中和及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作贡献。

《行动计划3.0》从“我们作出的努力”“我们期许的未来——迈向2050碳循环经济”“我们的行动目标”“行动部署”“行动保障”和“展望”6个方面,系统展示中国石油为全力迈向2050碳循环经济之路所作的努力及行动部署,提出了“碳循环经济体系”一个理念,“天然气+”“氢能+”“CCUS产业链建设”三个创新点,部署了“绿色企业建设引领者”“清洁低碳能源贡献者”“碳循环经济先行者”三大行动及十大工程,从而进一步丰富了中国石油绿色低碳转型的内涵,细化了转型实施路线图。

这也是中国石油继2012年、2019年后第三次制订绿色发展行动计划。本版摘编《行动计划3.0》中的相关内容,以飨读者。

碳循环经济理念

 

碳循环经济(Circular Carbon Economy)核心是2020年G20峰会所提出的“碳减少、碳利用、碳循环、碳移除 (4Rs)”四要素。中国石油将通过持续优化公司的能源流与碳流,围绕二氧化碳减量化、再利用和资源化实施流程再造,积极布局新能源、新材料、新产业,打造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产业链,加快实现能源供应清洁化和碳产业的规模化,推动绿色低碳转型,全力向2050碳循环经济之路迈进。

中国石油的行动目标

□清洁替代阶段(2021年~2025年),以生产用能清洁替代为抓手,产业化发展地热和清洁电力业务,加强氢能全产业链、CCS/CCUS等战略布局,力争到2025年新能源产能比重达到中国石油一次能源生产的7%。

□战略接替阶段(2026年~2035年),积极扩大地热、清洁电力,产业化发展氢能、CCS/CCUS业务,大幅提高清洁能源生产供应能力和碳减排能力,力争2035年实现新能源、石油、天然气三分天下格局,基本实现热电氢对油气业务的战略接替。

□绿色转型阶段(2036年~2050年),着重规模化发展地热、清洁电力、氢能、CCS/CCUS等新能源新业务,到2050年,力争实现热电氢能源占比50%左右,实现绿色低碳转型发展,助力全社会碳中和。

中国石油作出的努力

□2021年,中国石油国内天然气产量达1378亿立方米。

□天然气在油气结构中占比达到51.6%,比例进一步提升。

□2021年,中国石油加大力度引进海外管道天然气、LNG,向社会供应天然气2055.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3%。

□2021年,中国石油国内单位油气产量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20年下降4.38%,其中甲烷排放强度较2020年降低8.9%。

绿色企业建设引领者行动

按照“合规发展、减污降碳、清洁替代”的原则,秉承节能为第一能源理念,构建多元化清洁能源替代体系,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加强生态环境保护,致力于成为绿色企业建设引领者。

节能降碳工程

——实施能量系统优化。开展油气田地上地下联合优化、炼化一体化能量梯级利用,逐步淘汰落后产能。

——规模化推进清洁替代。持续提高天然气和燃料气使用比例,大力实施以风电光伏替代油气生产现场网电。

——推进能源管控建设。开展能源管控功能升级完善和能源管控单元评估诊断,推进能源与生产管理一体化发展。

甲烷减排工程

——建立甲烷监测报告与核查(MRV)体系。开展全产业链甲烷排放检测与核查,全面推广实施甲烷泄漏检测与修复(LDAR)。

——实施常规火炬熄灭计划,实现伴生气经济有效回收,发展低压低气量低浓度甲烷回收技术。

——深化整体密闭流程改造。深化油气田地面工程集输系统密闭改造,建立油气田开发甲烷与VOCs协同管控机制。

生态建设工程

——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能力建设。建立完善生物多样性保护体系,把生物多样性风险评估纳入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

——规模发展林业碳汇。实施集中造林,实现碳汇林建设与义务植树、生物多样性保护、生物质能发展相结合。

——推进油气田企业绿色矿山建设。实施绿色生态工程、绿色人文工程、绿色宜居工程和绿色创效工程“四大绿化工程”。

绿色文化工程

——深化污染防治攻坚。强化污染物与温室气体协同控排,实施环保治理设施提标改造,建设智慧环保平台。

——提高ESG绩效。持续完善公司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信息,加强生物多样性和土地利用、低碳环保等方面信息披露。

——开展优秀企业公民建设行动。按照合规、公开、共建的原则,促进绿色低碳发展理念融入企业经营全过程。

  清洁低碳能源贡献者行动

按照“融合发展、优化布局、战略接替”的原则,坚持将天然气业务作为绿色发展的战略方向,实施地热、生物质能和风光发电工程,打造氢产业链,进一步推动炼化转型低碳发展,致力于成为清洁低碳能源贡献者。

“天然气+”清洁能源发展工程

——大力提升天然气产量。实施稳油增气战略,加大勘探开发力度,推进页岩气低成本商业开发和煤层气规模效率开发。

——产业化发展光伏、风电、地热等可再生能源。开发油田矿区光伏发电和风电项目,形成地热资源高效规模开发。

——打造“天然气+”产业聚群。推进气电调峰与可再生能源发电协同开发,推动天然气零碳制氢与绿氢产业区集群建设。

“氢能+”零碳燃料升级工程

——大力发展氢能产业链。同步布局“氢能+”等零碳燃料产业链,发展氢能深加工生产链和零碳燃料供应链。

——产业布局氨、生物燃料、合成燃料等零碳燃料。打造无碳低碳制氨和氨能利用现代产业链,参与全球零碳“氨能源”储运网络构建。

——规模化发展新材料业务。以乙烯、PX为龙头,持续提高烯烃、芳烃等化工产品生产比例,超前布局二氧化碳化工利用技术。

综合能源供给体系重构工程

——系统优化产业链布局。打造“天然气+”产业集群,发展“油气热电氢”生产体系和“氢能+”供应体系,以数字化技术再造流程,发展智能物联网综合管理平台。

——产业化延伸能源终端服务。充分利用现有加油站和矿区服务终端,以智能化加油站改造为推动,规模化发展一体化供电服务,建立人—车低碳生活圈。

——构建区域性净零碳排放综合能源供应体系。以“天然气+”为基础,发展“风光气热氢”互补、“电热冷水燃”联供智能化综合能源服务网络。发展智慧型多能互补终端供热供电技术,打造区域性碳中和综合能源供应体系。

  碳循环经济先行者行动

按照“循环发展、零碳升级、绿色转型”的原则,推进零碳生产体系重构,实施生态设计优化和数字化赋能,持续推进电气化深度改造,布局CCS/CCUS战略接替产业,致力于成为碳循环经济先行者。

深度电气化改造工程

——持续推进上游业务的电气化改造。积极发展风电光伏,推行网电钻完井和户外作业光储一体化项目,实现油气开发多元化能源综合利用和管控深度电气化。

——不断提高下游业务的电气化水平。围绕炼化过程中的高排放和高能耗装置进行绿色电气化改造,加大绿电使用量,逐步实现乙烯裂解压缩机、丙烯压缩机等电气化。

——发展区域电力协同管控系统。利用能源互联网、大规模储能等新技术和智能化手段,实现区域内清洁能源的安全调配与高效消纳,实现矿区智能清洁供电系统升级。

CCUS产业链建设工程

——发展CCUS-EOR。发挥油田、炼化一体化业务优势,整合内部源汇匹配,形成完整产业链,建设石油石化近零示范区。

——布局CCUS区域产业中心。以提高化石能源清洁利用、工业产业链零碳升级为核心,开展CCUS区域产业中心战略规划和建设。

——研究CCUS超前技术。超前部署新一代捕集技术,发展远距离大容量二氧化碳运输封存、数据模拟、空天一体监测,参与全球DACCS、BECCS、海洋碳汇等研究合作。

零碳生产运营再造工程

——实施生态设计优化。采用零碳/低碳生产工艺,推广使用氢、氨、生物质能等零碳/低碳燃料,发展工厂级“绿色能源岛”,打造零碳能源集中供应平台。

——发展数字化赋能。推进数据全面采集和生产过程实时感知,发展智能化油气田、数字化炼油化工、智慧化销售服务,加速构建智慧型碳生产信息管理平台,建立全生命周期绿色供应链。

——构建碳循环经济圈。统筹资源市场、清洁能源供应、环境容量及碳减排潜力,加强与煤化工、电力、新能源等行业技术耦合发展区域碳循环经济战略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