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道道商”第八期 | “气候危机”与“第三次分配”对企业与公益组织的影响

2021年9月13日
文章来源:商道纵横
过去近一个月来,全球大事迅猛发展,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我们可以联系社会热点议题: · 郑州强降雨、加州山火、欧洲山洪等强烈气候危机事件,时刻提醒我们——“气候危…

过去近一个月来,全球大事迅猛发展,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我们可以联系社会热点议题:

· 郑州强降雨、加州山火、欧洲山洪等强烈气候危机事件,时刻提醒我们——“气候危机”就在我们的身边,作为个人和企业我们能为此做些什么呢?

· “第三次分配”“共同富裕”话题的持续火热,为公众捐款、公益事业发展又带来新机遇,个人捐款事业如何发展,公益基金会是否已经做好准备?

本次“商道道商”活动继续邀请了商道学堂副校长、商道融绿董事总经理张睿先生,商道纵横合伙人兼副总经理彭纪来先生,与商道学堂校友会办公室主任、商道纵横合伙人张圣先生共同加入“商道道商”第八期,与大家一起聊聊近期热门话题“气候危机”与“第三次分配”对企业与公益组织的影响。

以下是当天活动的分享节选。

张圣:以往在大家的认知中,气候变化更容易冲击沿海城市。但是现在不管是郑州也好,北京也好,气候变化也开始冲击内陆城市,从企业的气候风险研究策略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新变化?对于内陆城市的企业,他们可以采取怎么样的应对措施?

彭纪来:目前的一个新现象是在格陵兰岛突然开始下雨。格陵兰岛已经在大概北纬70多度的位置,出现首次降雨情况,这是非常不寻常的。水落到冰上,会导致冰融化,从而引发一系列严重问题。

讲到企业的部分,坦白来讲,目前不见得很多企业已经开始意识到要在企业运营和当地工厂中采取应对气候变化的新措施。从一些极端的层面上来说,气候变化会导致后续的运营风险,但是我们不见得这么明确地说这种现象的出现是气候变化导致的,有一种提法叫商业可持续性计划。

企业需要采取气候适应性行动,可能会考虑到我所在城市或地区还是干燥的,所以可能要加强消防演练。比如,去年疫情来的时候,大家发现供应链或在整个生产链中某一环节生产集中在某一个区是有风险,这个可能是一个呈现。所以企业的可持续性管理不见得是直接跟消费者的关联,而是以另一种方式维系。

张睿:我知道你提这个问题跟IPCC 第六次评估报告(AR6)有关系,那么这方面可能有几个关键点:

第一,1.5度升温已经较难避免,基本上已经在95%的置信区间会达到。

第二,如果我们按照现在几种排放的情景来看,我们控制在2°C升温的难度也非常大,大约只剩九千多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额度。

第三,气候变化不呈现均匀变化,更多的反映为极端天气的加剧,或者说极端天气的出现可能性在增加。过去千年一遇、百年一遇的灾害,未来几年就出现一次的概率会大幅提升。

所以核心问题就是在一定程度上全球气候变化已经是不可避免及已经出现的事情,我们可能更多要做一些适应性的东西,这可能不光是与企业有关,跟我们所有城市的基础设施规划、企业的选址、防灾减灾基础设施的一些演练以及民众的参与增加等有关,都可能是未来几十年大家不得不做的事情,而不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事情。所以气候变化适应性问题可能是必须要做的事,而且是核心工作。

张圣:为大家普及一下一次分配,二次分配和三次分配的内容。一次分配指的是在用经济市场环境对人的收入进行分配;二次分配是政府的逐渐介入;第三次分配是在这之上以社会公平、共同富裕为目的的分配过程。大家都在重视共同富裕,包括我们在活动招募的时候,小伙伴也在问共同富裕对NGO、基金会的挑战有哪些?

彭纪来:从整体来看的话,第三次分配机制是一个资源性质,与CSR很相似。如果你有更多的能力,你就可以在这里面有更多贡献。所以我觉得就这个点来看,其实对于整个公益事业,我觉得未来应该有发展前景。就比如说,原来企业捐赠之后开始有免税发票,个人捐赠后也可以有税收减免。

随着第三次分配出现,后面的机制也会更加完善,这个是好处。但是我觉得同时对于公益组织来说,比较挑战的事情就是公益组织的专业性上,我们指的不是做某一个议题的专业性,而是专业化运营系统中的挑战或者问题。比如说,薪酬问题会影响到公益组织可能招不到特别优秀的人的情况,所以我们知道从2010年开始,有很多的机构都在去说愿意做公益组织的赋能。但坦白来讲,我会觉得好像投入了不少钱、资源在里面,当然会有一些NGO的能力得到提升,但是是不是真的达到了那样的预期,我觉得是一个问号。所以我觉得要说一个挑战的话,就是当大量的钱进到了某几个公益组织的时候能不能接得住。

张睿:第一次分配主要是靠市场要素,所谓市场要素就是多劳多得。一次分配还是很重要的,虽然它现在造成了很多的问题,但是核心还是要一次分配。如果不进行一次分配的话,或是不以市场机制进行分配的话,我们又回到了过去吃大锅饭的时候,社会这个蛋糕就会越来越萎缩。但光有一次分配可能会有马太效应这些,会因为竞争造成不公平。第二次分配问题就是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机制,来平衡一次分配造成的社会不公平。那剩下就是三次分配,更多的是跟自愿的公益和慈善捐赠这方面有关系。

因为一次分配是要造大蛋糕,二次分配和三次分配才能把蛋糕切好。相比二次分配,三次分配它的好处是可以让全社会的风气、心态会更好一些。因为现在大家仇富也好、不公平也好,其实是社会思潮对于不平等的反馈。三次分配下捐赠文化和慈善文化一定程度上比现在要发展得更好,这里头可能除了钱的优势以外,也会对和谐社会的建设是有非常好的一个促进作用,使社会更加平和。

张圣:你会觉得基金会或者企业更多的捐款会让服务社会公平或者说社会公益的水平得到提升?

张睿:总体来说,我觉得应该是个好事情。但是如果捐款短期内大幅增加,出现数量级的短期增加,或许将导致操作层面的很大问题。例如一家机构有八到十个人,原来一年可能也就是获得80到100万元的捐赠。但是现在突然给到他们1000万,机构是否有能力运用好这1000万,会不会出现寻租问题,这都是要考虑的方面。

所以如果社会捐赠短期发展得非常快,而机构并没有做好相应的准备和机制建设,就会出现类似当年“郭美美”的事情,特别是现在这种事情更加快速发酵,对整个慈善形成负面影响。从这个角度而言,在考虑如何用好社会捐赠比短期做大社会捐赠的数量更加重要。

互联网企业捐赠500亿也好,300亿也好,绝大多数也不会直接以捐款的形式,一般都会是投入一些广告流量,或者是一些社会创新项目。而我相信这种角度是好的,因为企业运营的效率或者说其管理机制可能会更加成熟,所以我们倒不必纠结于捐赠到底是给到了NGO还是给到了企业,只要是我们这个事情做好且效率高,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我们整个行业人员的执行能力提升,甚至是这个行业人员的薪酬水平得到一定程度提高,这也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