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究竟要不要征收碳税?

2022年4月1日
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
可对碳市场形成有益补充 碳税以二氧化碳排放量为征收对象,主要针对大量使用化石燃料的行业,诸如煤电、石化化工、钢铁等。与我国正在实施的碳排放权交易机制一样,二者均…

可对碳市场形成有益补充

碳税以二氧化碳排放量为征收对象,主要针对大量使用化石燃料的行业,诸如煤电、石化化工、钢铁等。与我国正在实施的碳排放权交易机制一样,二者均是重要的碳减排工具。

那么,我国为何优先选择碳市场而不是碳税?

一位参与全国碳市场设计的人士向记者解释,碳税相当于政府设定税率、确定碳价,由市场决定减排量,碳市场则相反。在理想条件下,二者就像硬币的两面,可以形成统一效果。但考虑到发展阶段、排放结构、市场条件等现实问题,现阶段碳市场更加可行,开征碳税却面临多重不确定性。未来二者可能结合,而不是简单的替代关系,由碳税对碳市场形成有益补充。

“碳税也是国际上广泛采用的一种市场化碳减排手段,通过增加碳排放成本,倒逼高碳企业使用更多清洁能源,主动减排。”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庞军表示,虽然全国碳市场将逐步纳入更多行业,但从当前设定来看,年度排放达到2.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约合能耗1万吨标准煤以上的企业才进入。“很多没达到这一门槛的中小企业怎么处理?碳税覆盖范围更广、方式更灵活,可以纳入那些排放量较低但也需要实施减排管理的企业。尽管相关政策尚未落地,但相关研究一直没停过。”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由九三学社提交的《关于尽快研究开征碳税的提案》也提出,“未来石化、化工等行业逐步纳入全国碳交易,但全面铺开的碳市场也只能覆盖我国50%的碳排放量。碳市场存在碳价低、流动性不足等问题,可通过开征碳税强化降碳行为的激励效果。”

企业要认识到大规模减排的责任

对于排放企业而言,碳税影响几何?

上述提案表示,欧盟将电力、钢铁、水泥、铝和化肥作为首批征收碳边境调节税的行业,如果欧盟将碳市场覆盖的所有行业全部纳入,“将影响到我国对欧盟出口额约2800亿元人民币左右,占我国对欧盟出口总额的12%。”这也是该提案呼吁我国尽快研究开征碳税的主要原因:在促进企业减排的同时,使得相应税收留在国内。

南方电网能源发展研究院能源战略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政提出,目前我国对欧盟出口的主要产品包括汽车、太阳能光伏板、机电产品等,初期与欧盟碳税的关联性看似不大,但启动征收相当于打开了一个口子,长远来看很可能对我国相关产业的国际竞争优势形成重大影响。“比如,我国吨钢生产大约排放2吨温室气体。在完全取消免费配额情景下,参照当前中欧碳价水平差异,实施碳税机制后,我国出口钢材预计将支付约700元/吨的碳排放费用,比国内吨钢利润水平高出约4成。随着纳入行业的增加,碳税影响将进一步扩大。当前,应加快完善我国相关碳核查认证体系,加强减碳零碳负碳技术创新攻关,这既是落实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的需要,也是主动应对碳关税机制,获取国际竞争优势的形势要求。”

“碳税不是为了收税而收税,而是向社会传递一种减排的边际成本理念,以此助推低碳转型。”上述人士进一步称,除了看得见的国际影响,暂未在我国启动的碳税也有隐形成本。“因为按照‘污染者付费’的原则,哪怕现阶段没有征收,这部分成本也是客观存在的。企业要认识到大规模减排的责任,尽早将这部分成本纳入投资决策、排放管理,并制定符合自身需要的减排规划。”

启动征收不宜操之过急

在肯定碳税效果的同时,多位专家一致表示,启动征收碳税需谨慎。

“碳税政策见效快、执行成本低,而且具备较成熟的税务管理基础。可一旦开始征税,化石能源生产及高碳排放企业首先受到影响。”庞军表示,在可再生能源尚未实现根本替代的情况下,我国对化石能源的依赖程度依然较高,部分企业及其产品仍有存在必要。而目前,诸如碳捕捉与封存等减排技术并未实现大规模、低成本应用,企业多排放意味着多交税。

“短期内控排企业能否承受这部分‘额外’支出?如果不能,会不会影响产品供应或价格,引发市场波动?可能产生的一系列连锁反应都要充分考虑,先立后破。”庞军进一步表示。

陈政认为,碳税制度本身虽然不复杂,但真正平稳、有效落地并非易事。“税率设定是一个关键问题。税率过高,可能会过度挤压相关排放企业,过于宽松又达不到预期减排效果。既然是以二氧化碳排放量作为计税依据,碳税制度还要与碳排放核算体系相衔接,推行过程复杂,不宜操之过急。”

上述人士建议,要对开征碳税的纳税人、税率、计税依据、税收优惠等税制要素进行具体研究论证,充分预评估开征碳税对经济、社会及碳减排的影响。同时,做好碳税与碳排放交易政策的衔接。

(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作商业用途,如有版权问题,欢迎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