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适应和脆弱性” 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二工作组报告概览

2022年3月2日
文章来源:中国气象局
2022年2月28日北京时间19:00,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了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二工作组报告《气候变化2022:影…

2022年2月28日北京时间19:00,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了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二工作组报告《气候变化2022:影响、适应和脆弱性》。

该报告是IPCC在第六次评估周期发布的第二份工作组报告,第一工作组报告已于2021年8月份发布,第三工作组报告和综合评估报告也将陆续在2022年发布。

第二工作组报告通过对34000多篇文献的综合评估,以最新的数据、详实的证据、多元的方法阐述了当前和未来气候变化影响和风险、适应措施及其实施条件、以及气候韧性发展的现状和未来等,为加强风险管理和区域适应、促进气候韧性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科学基础。

参加该报告编写的作者共270位,我国有10位专家入选。

报告在编写过程中经过两次政府/专家评审和一次针对决策者摘要(SPM)的政府评审,共收到6万多条政府/专家评审意见。

在2月14日-2月27日举行的IPCC第55次全会暨第二工作组第12次会议上,来自195个成员国的政府代表对决策者摘要(SPM)进行了逐行审议,最终审议通过的决策者摘要更为科学、客观、平衡的体现了主要的评估成果。第二工作组报告将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提供重要的科学基础。

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第二工作组报告决策者摘要(SPM)高度凝练了当前气候变化对自然和人类系统造成的影响及其归因、生态系统和人类的脆弱性和暴露度、未来风险的预估、适应措施及其实施条件、以及气候韧性发展的现状和未来等。

《2022年气候变化:影响、适应和脆弱性》决策者摘要(SPM)主要评估结论

一、当前和未来气候变化的影响和风险

自 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以来,归因于气候变化的影响和识别出的主要风险的认识有所增加。这些认识是基于由气候灾害、暴露度和脆弱性所产生的观测和预估的影响和风险得到的。影响和风险以其损害、危害、经济和非经济损失来表示。报告强调了观测到的脆弱性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风险。预估了近期(2021-2040年)、中期(2041-2060年)和长期(2081-2100年),不同全球温升水平(GWLs)和1.5°C过冲路径下的风险。复杂风险既源自于多种同时发生的气候灾害,也源自于多种风险的相互作用、相互复合,以及风险跨系统、跨区域的传导。

风险的传递及复杂性

1.1

除自然气候变率外,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包括更频繁和更剧烈的极端事件,已经对自然和人类系统造成了广泛的不利影响以及相关的损失和损害。一些发展和适应的努力降低了脆弱性。在各个部门和地区,观测到最脆弱人群和系统受到了更大的影响。由于自然和人类系统超出了它们的适应能力,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的增加导致了一些不可逆转的影响。

1.2

生态系统和人类对气候变化的脆弱性在区域之间和区域内部存在显著差异,其驱动因素包括相互交叉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不可持续的海洋和土地利用、不平等、边缘化、历史的和正在持续的不平等模式(如殖民主义)和治理。大约有 33 到 36 亿人生活在极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环境中。大部分物种易受气候变化的影响。人类和生态系统的脆弱性是相互依赖的。当前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正在增加生态系统和人类对气候危害的暴露度。

1.3

全球升温在近期达到1.5℃,将不可避免地造成多种气候灾害和当前生态系统、人类系统面临的多种风险的增长。风险的等级共同取决于近期脆弱性、暴露度、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和适应水平。相对更高的温升水平,近期将全球升温控制在接近1.5℃的行动将大幅降低与气候变化相关的人类系统和生态系统的损失和损害,但是不能完全消除。

1.4

在2040年以后,取决于升温幅度,气候变化将导致自然和人类系统的许多风险。对于127个确认的关键风险,预估中期和长期的风险将比目前观测到的高数倍。气候变化的幅度和速率及相应的风险水平高度依赖于近期的减缓和适应行动,预估的不利影响以及相关的损失和损害随着温升水平的升高而增加。

1.5

气候变化的影响和风险变得日益复杂和难以管理。多种气候灾害将并行发生,多种气候和非气候风险之间将相互作用,从而导致复合的总体风险和跨部门、跨区域的级联风险。一些气候变化应对措施将带来新的影响和风险。

1.6

如果全球增温在未来几十年或以后短暂超出1.5°C(过冲),那么相对于始终低于1.5°C的情况,很多人类和自然系统将会面临额外的严重风险。过冲造成的一些影响将导致额外的温室气体排放,部分影响即使在全球温度降低之后仍然不可逆转,这些影响取决于过冲的幅度和持续时间。

二、适应措施和条件

当前气候变化的适应是通过调整现有系统来降低气候风险和脆弱性。多种适应选项已存在,并服务于管理预估的气候变化影响,但它们的落实取决于治理和决策过程的能力和有效性。这些和其他促成条件也可以支持气候韧性发展。

2.1

所有部门和区域均观测到了适应规划和实施的进展,产生了多方面的效益。然而,存在适应差距,且适应进展的分布并不均匀。许多措施优先考虑的是降低当前和近期的气候风险,这减少了转型适应的机会。

2.2

降低人类和自然风险的可行且有效的适应选项是存在的。近期适应措施实施的可行性因部门和区域而异。降低气候风险适应的有效性在特定环境、部门和区域都有体现,并随着温升幅度的增加而降低。用于多部门联动的集成解决方案,增加了多部门适应的可行性和有效性。这些解决方案可以减少社会不平等,并且是基于气候风险和跨系统的不同响应的。

2.3

一些人类适应的柔性限制已经出现,但可以通过克服一系列的约束条件来解决。这些约束条件主要包括资金、治理、制度和政策。在一些生态系统中已经出现了适应的刚性限制。随着全球变暖幅度的增加,损失和损害将增加,人类和自然的一些其他系统也将达到适应极限。

2.4

自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以来,许多部门和区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良适应。气候变化的不良适应将会锁定脆弱性、暴露度和风险,这使改变这种局面变得困难大且代价高,进而加剧当前的不平等。不良适应可以通过灵活的、多部门的、包容性的长期规划以及实施适应行动来避免,并且要求这些适应行动要给多部门和多系统带来收益。

2.5

促成条件是实施、加速和维持人类系统和生态系统适应的关键,其中包括政治承诺及其延续、制度框架、具有明确目标和优先权的政策和工具、影响和解决方案认知的提高、充足的资金调动和获取、监测和评估以及包容性治理程序。

三、气候韧性发展

气候韧性发展将适应措施及其促成条件与减缓相结合,以推动可持续发展。气候韧性发展涉及到陆地、海洋和生态系统、城市和基础设施、能源、工业、社会的系统转型和平等问题,并且包括人类、生态系统和星球健康的适应。推进气候韧性发展聚焦于人和生态系统共存的场所以及在行星尺度上保护和维持生态系统的功能。成功结合适应和减缓措施来促进可持续发展,有助于实现气候韧性发展路径。第六次评估报告中气候韧性发展路径有可能暂时与某一典型浓度路径(RCPs)与共享社会经济路径(SSPs)的情景一致,但不会在所有地方和时间都遵循任意一个特定情景。

气候变化、自然和人类的关系

3.1

观测到的影响、预估的风险、脆弱性水平与趋势和适应限制的证据表明,全球气候韧性发展行动比第五次评估报告的评估结果更为紧迫。全面、有效和创新的应对措施可以利用协同效应,减少适应和减缓之间的制约,从而推动可持续发展。

3.2

只有当政府、社会和私营部门,做出优先考虑降低风险、公平和正义的包容性发展选择,并且当决策过程、资金和行动能够做到跨级别、跨部门和多时间尺度的整合的时候,气候韧性发展才能实现。气候韧性发展可通过国际合作,各级政府与社区、社会、教育机构、科学和其他机构、媒体、投资者和企业的合作,以及与传统边缘化群体(包括妇女、青年、土著人民、当地社区和少数民族等)发展伙伴关系来推动。这些伙伴关系在政治领导、制度、资源(包括资金)以及气候服务、信息和决策支持工具的支持下最为有效。

3.3

不断变化的城市形态、暴露度和脆弱性之间的相互作用可能会给城市和居住区带来由气候变化引发的风险和损失。然而,全球城市化趋势也在未来近期内提供了一个促进气候韧性发展的关键机会。在针对城市基础设施(包括社会、生态和灰色/有形基础设施)的日常决策时,要考虑综合的、包容性的规划和投资,这样就可以显著提高城市和农村的适应能力。平等的结果对健康和福祉以及生态系统服务,包括对土著人民、边缘化和脆弱社区有诸多益处。城市地区的气候韧性发展还通过维持城市周边的商品和服务供应链以及资金流等方式,来支持更多乡村地区的适应能力。沿海城市和居住区在促进气候韧性发展方面发挥着特别重要的作用。

3.4

鉴于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受到气候变化的威胁,及其在适应和缓解方面的作用,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对气候韧性发展至关重要。最近基于一系列证据的分析表明,在全球范围内保持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的恢复力,取决于有效且平等地保护地球约30%至50%的陆地、淡水和海洋区域(包括目前接近自然生态系统的区域)。

3.5

毫无疑问的是,气候变化已经扰乱了人类和自然系统。过去和当前的发展趋势(过去的排放、发展和气候变化)并没有推动全球韧性发展。未来十年将要实施的社会选择和行动,决定了中长期社会发展路径的气候韧性程度。重要的是,如果目前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没有迅速下降,特别是如果全球变暖在短期内超过1.5℃,那么气候韧性发展的限制将会越来越大。这些前景受到了过去发展、排放和气候变化的制约,可通过包容性治理、充足和适当的人力和技术资源、信息、能力建设和资金来促成。

中国气象局作为IPCC的国内牵头组织部门,在IPCC评估报告框架的制定、组织推荐中国优秀科学家以及发挥全国各部门力量参与IPCC评估报告编写、组织对IPCC报告政府评审、组团参加IPCC会议等方面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工作,通过IPCC平台积极向国际社会展示了我国科学家在气候变化方面的研究成果和观点。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国科学家所参与的很多工作都转为线上,为报告编写付出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IPCC第54次全会暨第二工作组第12次会议全部以线上会议的形式召开,会议时间长达2周,平均每天召开9个小时的全会和超过9个小时的接触组会议和小组讨论会议,全部会议时长超过190多个小时,再次刷新了IPCC的最长会议记录。

(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作商业用途,如有版权问题,欢迎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