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报告再提 “双碳”: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推进大型风光电基地建设

2022年3月6日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开幕,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能源方面的内容,有诸多亮点和新的提法。其中指出,能耗强度目标在“十四五”规划期内统筹考核,并…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北京开幕,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能源方面的内容,有诸多亮点和新的提法。其中指出,能耗强度目标在“十四五”规划期内统筹考核,并留有适当弹性,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

报告还提出:“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要推动能源革命,确保能源供应,立足资源禀赋,特别强调要“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推进能源低碳转型;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同时也要“有序”减量替代;推进大型风光电基地及其配套调节性电源规划建设;推动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等。

嘉庚创新实验室研究员、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能耗强度的控制留有弹性,这个是比较新的提法。去年的能源短缺给了我们一个比较大的教训,要考虑到一些比较特殊的时期,有可能出现减碳任务完不成的情况。

能源情报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立宽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能源、双碳方面,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与去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一脉相承,有亮点和新的发展,是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的补充、细化和具体落实,尊重我国能源国情、科学有序推进能源转型和双碳目标。

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

继2021年之后,今年双碳目标再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有序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落实碳达峰行动方案。”与去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突出了“有序”两个字,碳达峰碳中和的进程将会更加科学。

经历了一年多的努力,诸多中国企业已经制定了碳达峰、碳中和路线图,开启了一系列减碳行动,如今双碳目标已经贯穿于人们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

对于双碳目标的提法,林伯强表示,预计碳达峰、碳中和以后每年都要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因为这个是一个复杂、困难的过程,而且难度会越来越高。从目前来看,我国的双碳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碳中和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各级政府和企业对双碳目标都十分重视。

林伯强分析,今年提出双碳目标有序的推动是很重要的,因为碳中和是需要长期坚持努力的过程,盲目推进就可能导致一些问题,比如去年的煤炭短缺,推进过程中需要对能源价格、能源结构进行科学的、有规划的调整。

张立宽也表示,我国自2020年9月提出双碳目标以来,差不多已经成为我国的“一号工程”,全国上下、各行各业都在围绕这一目标而努力,未来在相当长的时间双碳目标也会是我国持续推进的一项重要工作。一年多来,推进双碳目标实现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是一项等不得的重要工作,各地各部门都出台了行动方案、时间表和路线图;但同时也急不得,不能不顾国情地急于求成、过于冒进,切忌“运动式”减碳和“一刀切”,要先立后破,合理设置过渡期。

能源革命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到:“推动能源革命,确保能源供应,立足资源禀赋,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推进能源低碳转型。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有序减量替代,推动煤电节能降碳改造、灵活性改造、供热改造。”

当前的能源革命依旧要立足国情,在新旧能源的替代过程中,还需要统筹规划、有序替代,将能源保供放在一个更加重要的位置,煤炭也要走上清洁化应用的道路上。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曾指出,传统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础上。

“在推进能源革命时,必须尊重我国能源结构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在张立宽看来,大力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同时,重点要做好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人口大国、能源生产消费大国,我国在降碳的同时必须确保能源安全、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和粮食安全。

林伯强表示,目前煤炭在中国能源结构中占据着相当大的比重,占比超过一半,当前情况下,中国经济还离不开煤炭,去煤的步伐不能迈的太快,在减碳的同时必须要兼顾能源需求。目前煤炭要更好的运用,就需要大力发展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

张立宽分析,从我国能源结构来看,目前煤炭等化石能源的消费还要经过一个先增后减的过程。减碳不能是“运动式”的,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实现化石能源的清洁高效利用,归根结底要靠科技创新,紧紧依靠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大技术研发应用。

推进大型风光电基地及其配套建设

近年来,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提速。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2021年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规模突破10亿千瓦。“推进大型风光电基地及其配套调节性电源规划建设,提升电网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消纳能力”被写入2022年政府工作任务中。

从数据来看,去年我国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速度较快,在电力结构中的占比逐渐增加,但当前电网消纳新能源的能力仍然有限,弃风弃电情况仍然存在。

张立宽表示,近年来,我国高度重视可再生能源发展,并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促进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地位一直在上升,未来装机量还将继续攀升,这也是我国能源转型和实现双碳目标的必由之路。

林伯强分析,以新能源为主体的电力结构是一个比较长远的目标,相比于水电核电等类型,光伏风电的潜力更大,要实现目标就需要大力发展光伏和风电技术,这两者的发电量要在能源结构中占大头,但目前这两种电力的占比较小,能源结构调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张立宽指出,在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同时,鉴于可再生能源的不稳定性和其他属性,必须加大电网的配套建设和消纳能力建设,中国在这方面的技术已经取得一定的突破,构建新型电力系统的前景可观,另外要做好与传统能源的优化组合、智能化和灵活性改造,做好稳妥过渡。

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

对于我国碳排放的考核方式,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有重点提及。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推进绿色低碳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建设绿色制造和服务体系,推进钢铁、有色、石化、化工、建材等行业节能降碳。坚决遏制高耗能、高排放、低水平项目盲目发展。推动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完善减污降碳激励约束政策,加快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

遏制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盲目发展,更加注重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新的碳排放考核机制,无疑将大力促进新能源产业的发展,同时也有利于企业减负和地方发展。

张立宽表示,中央多次强调要立足我国化石能源为主的基本国情,加快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技术的研发和推广应用,推进各种绿色低碳技术并建设绿色制造和服务体系,推进各行业绿色低碳发展,是当务之急,也是一项需要长期艰苦努力的工作。同时,要科学合理转变考核方式,制定科学的激励约束政策,比如把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出台碳达峰行动方案,启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发展和减排不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是一个辩证统一体。”张立宽分析,不能因发展而滥排,也不能为了减排而不发展。报告中提出“加快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不但生产是绿色的,未来我们人民的生活也要绿色,涉及到方方面面,这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需要每个人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为这场变革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作商业用途,如有版权问题,欢迎原作者及时联系我们)